帝国沉沦,金融殷鉴——洋务运动货币旧事:苦思变革,颓势难挽(下)
2020-10-24 18:17:54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(接上)  《东游日记》中可见,盛氏在疾病缠身之际,广泛接触日本金融界人士,深入了解其详,谋划设立中央银行等深化改革大计。

    11月14、15日,光绪帝、慈禧太后相继逝世。

    盛宣怀18日登轮返国,25日抵上海。这次出访对他触动很大,进一步加深了对货币经济的认知。他曾密函一封给立宪派人物,度支部尚书爱新觉罗·载泽,说到“宣怀生平未尝亲历欧美,仅此次东游一观大略,见该国地狭民贫,所赖以存者,财政办理得法耳……”

    1909年4月(闰二月),宣统元年,盛宣怀上《推广中央银行先齐币制》一折,附陈各种办法成式,及划一币制统归银行主办等条议。其中对于已由户部开办的大清银行如何强化发挥中央银行的作用,提出了系统性的改进建议。

    奏折以为,立宪最重理财,拟请推广中央银行,先齐币制以裕财政。币制欲求划一。非专用圜法不可。欲专用圜法。非确定十进位不可。

    其中奏称:“臣去秋奏明赴日本就医,便道考察厂矿,得唔伊藤博文、松方正义桂太郎及日本银行正副总裁松尾臣善、高桥是清,造币局长长谷川为治等,研求币政。伊藤谓:立宪必先清厘财政,并将明治创立宪法大端告臣。松方谓:财政必先整齐币制,并将明治改良国币办法告臣。及臣往视日本银行,则松尾、高桥语臣以开办银行宗旨。又往视造币局则长谷川语臣以扩充造币。通计大抵日本集各国成法,参酌本国情形,运用新机,汇成币制;其要在银行与币局联络一气,综览全纲,乃如一串散珠有所归束。

    “查日本地狭民贫,而上年国入增至六万一千万金元之巨,海陆军得以毕举,其收效之处,全在理财得其要领。我中国地大物博,而岁入不过一万万,民犹以为困。倘能参酌其理财之法,尽力于农矿工商,不必过于苛刻,富强可立而待。此其千端万绪,非一朝夕所能尽言也。

    “夫齐其末必须揣其本,中央银行实发行国币根本之地也。不有中央银行,何以备悉商情,操纵国币。从前我国所造龙元,未足抵制墨银,继造铜元,转以加增民困,皆官自为之,与商民隔膜,则不归银行管理之病也。日本初改币制亦多制肘,及松方正义,采取德比二国良法,创立日本银行,又复讨求本国利弊,每颁一制,必先调查,各抒所见,择要而行,故能毫无扞格。盖欲使全国通行,永远不改,亦非数行诏令所能强政也。

    “臣东游为时甚暂,然于银行币制两端颇为加意,并携回书籍,研究数月,撮其大要,益觉使民信用,必当有中央操纵之权,方能收四海翕从之效。不揣冒昧,谨以币制各种办法成式及划一币制统归银行办理条议清单二件,又各督抚臣币制奏议摘要汇录清单一件,恭呈御览。可否仰祈饬下度支部会同政务处、资政院再行筹议,如蒙俯采刍荛,议有端绪,即由度支部暂设调查局知会各衙门、各学会,分递意见书,一面电知督抚,派令各该处商会,公举熟悉商情员董,克期赴局集议,不厌求详,若再延聘东西洋有阅历之财政员各一员,以备顾问,更有实在考证。总期兴利除弊,一定不移,诏令所颁,永无反汗,夫而后币制克日定西新,财政次第推行,非特于立宪大有裨助,即海陆军亦不难筹款举办矣。

    “再,厘财政,固须集诸国所长,尤宜以一国为模范,除此次觅得明治财政全史,在沪设局赶紧翻译,一俟成书,另行进呈外,所有日本币制改革始末概要,日本银行条例定款,造币局规则,以及各国现行金银铜币式样,敬谨装成一匣,先行咨送度支部藉备查考。臣为整齐币制与推广银行,必须互相为用起见。是否有当,理合具折详陈,伏乞皇上圣鉴训示。谨奏。”

    宣统元年(1909),大清银行鉴于宋、元、明各朝纸币泛滥,致失信用的历史教训,重视充实发行准备的基础工作,规定以九成现银为纸币发行准备。翌年,度支部又规定“大清银行应照发行纸币数目,常时存储五成现银以备兑换,其余亦须有确实之有价证券为准备”。

    这时中国金融业经历从无到有、从混沌走向有序的过程。而金融的力量,也逐渐成为左右国家走向的重要因素。(完)

写于2013年底

(思进注:除注明作者之外,所有文章皆为思进原创……)

帝国沉沦,金融殷鉴——洋务运动货币旧事:苦思变革,颓势难挽(下)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